凶残胜过张小龙百倍的恶魔,菲律宾杀人绑票韩国团伙的覆灭

韩国绑匪团伙首犯崔世荣的逃亡犯案路线图

2013年1月1日,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正在流着泪写遗书。

“千刀万剐的狗娘养的,即使在阴间遇见也会把你们食肉寝皮碎骨!绝不原谅破坏别人家庭的人渣!韩国国民如此委屈地死去,请问政府到底在干什么?即使我不在了,请也一定要找到我儿子!拜托了!”

这是遇害人质洪锡东(HongSeok-dong)父亲遗书的亲笔内容。儿子被绑架两年以来一家人一直想尽办法寻找儿子,痛苦不堪的父亲曾一度离开家在寺庙里住了一段时间。可父亲想不到的是,现在连绑匪都查到了,儿子的死活仍然无法确认,愤怒的父亲恨意难消、遗憾难解,服毒自杀身亡。

洪锡东父亲自杀后的葬礼
2007年7月9日早上8点,崔世荣(Choi SeYong)策划了多天的抢劫行动开始了。计划非常完美。为此,崔世荣和同伙曾多次去实地调查。

抢劫的目标是韩国京畿道安阳市东安区飞山洞(距离首尔只有20公里)一处商住两用旧楼的私人货币兑换店(插一句嘴,因为会持有大额现金,这种兑换店和金银珠宝首饰店一样,很容易成为抢劫的目标,菲律宾相关店面都会有持枪保安站岗护卫,还会用钢条加固门窗)。

按照事先的计划,诈骗犯全某首先将兑换店附近社长家的汽车轮胎给扎了个洞。接下来全某打电话联系了金成根(Kim Sung Kon),“轮胎已经瘪了。”

这时潜伏在兑换店楼道里的金成根戴着摩托车头盔,走进了兑换店,要求兑换日元,并假模假式地在表格上填写着。同时,崔世荣和金钟硕(Kim Jong Seok)也潜伏在楼道里,早已经摸清兑换店内外有摄像头的一干人早就狡猾地用报纸和纸板挡住了脸。

崔世荣团伙在楼道内伺机抢劫
经过多日观察,崔世荣团伙早就摸清了兑换店的营业规律——早晨只有一名女性职员值班。当天也是一样,大清早并没有客人来,店里只有25岁的女职员林某一个人。

确认是一个人的瞬间,金钟硕和崔世荣也进来了,顷刻之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林女就被他们按倒在地一顿爆揍,然后用尼龙扎线带捆住了手脚,逼迫林女打开了保险箱,拿走了里面1000万韩元和8.8万美元(共约1.85亿韩元)。

在抢劫过程中林女一直在大声呼救,控制人质的金成根没有半点犹豫,狠狠一刀将她割喉。林女的气管、颈静脉和颈动脉都被切断了,在短短几秒钟内就因出血过多而死。

三人当时抢劫的画面
兑换店社长在修理好汽车轮胎后,才来到办公室。看到眼前凄惨的现场后立即向警察报了案。但崔世荣一伙人在第二天早早地出国了。

警方通过监控视频和圆珠笔上金成根留下的指纹锁定了三人身份,开始通缉了他们。

虽然没有抓到了三名主犯,但是很快就抓到了破坏轮胎的诈骗犯全某和望风的崔世荣的弟弟。“我也是受害者,崔世荣抓住我的弱点进行威胁。真没想到会杀人,相信我吧。呜呜… …”他们辩解道。

是的,就这样,两名从犯的辩解得到了韩国警方的认可,以他们没有直接参与杀人为由,将俩人无罪释放。

崔世荣等三人的通缉令
在案发次日,用事先准备好的伪造护照出国到海外的崔世荣等人在菲律宾马尼拉集合了。之后,他们与无罪释放的全某合作,大胆地策划了多起绑架韩国人的事件。

崔世荣总结出的经验是,那些年轻20多岁的男性最容易对付。于是,年轻单身男性就成了他们的犯案目标。

2007年底,他们在马来西亚绑架了二十多岁的金元彬(KimWon-bin)。在了解到金元彬的家庭情况后,得知这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家伙,便把他拉进了团伙。从那时起,金元彬就被称为“胖子”成了团伙的一员。

之后,在菲律宾赌场,韩国侨民金元根(KimWon-geun,1973年生)因为陷入崔世荣团伙的骗局,欠下5000万韩元的债务。因为还不上钱,金元根也被拉进了团伙,成了将赃款洗白的人。

于是,崔世荣、金成根、金钟硕、金元彬、金元根以及有时仍在韩国的全某和他们的两位菲律宾妻子组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绑匪团伙。

连环绑架案发生后韩国媒体形象描绘的漫画
2008年1月,他们锁定了第一个目标——住在仁川年轻的张某。张某姐姐夫妇和妈妈都已经移民美国,张某做梦也想和家人一样获得美国签证。于是,他去到处打听哪里可以借到足够的钱,能够符合美国移民政策的要求。不幸的是,他遇到了全某。

全某给张某灌了迷魂汤:“如果以菲律宾法人的名义进行贷款,就可以获得大笔资金”,并说:“为了考察事业,顺便去看看吧。”信以为真的张某完全相信了这段鬼话,跟其去了菲律宾。

到达菲律宾的张某毫无意外地落入崔世荣一伙的手里。然后,他失踪了。而他在韩国办理的贷款,被崔世荣一伙从菲律宾分行提走。丧尽天良的崔世荣团伙还通过张某的个人信息,给其美国的姐姐打恐吓电话,威胁她持续交赎金。

2010年8月,来菲旅游的退役韩国空军少校尹哲万(Yoon Cheol-wan)同样被崔世荣团伙绑架。之后的某一天,尹哲万的妹妹接到一个电话,“妹妹,我的钱包丢了”,同时电话中的尹哲万让妹妹将他的两张信用卡扫描成图片发送到电子邮箱。之后,尹哲万信用卡透支了超过3500万韩元的贷款。

说要在中秋之前回家的儿子一直没有联系后,家人才意识到出问题了。这时家人才从妹妹的口中知道了信用卡的事情。他们向韩国驻菲律宾领事馆求助,但得到的答复是,也许尹哲万因为正沉迷于赌博或夜生活,让他们等着。家人又向附近的警察局报了失踪案。警方查案的过程中发现了信用卡透支的可疑情况,然而钱已经流经了好几家壳公司,无法追踪。

尹失踪大约一年后,一个陌生男人打电话给他的妹妹,如果想找到她哥哥的骨灰,那就汇钱。

韩国明星车银优几个月前在宿务游玩时照片
2011年前后,韩国开始悄然开始兴起背包客热潮。当时,韩国网络上雨后初笋般出现了众多旅游社区、论坛等等,上面都充斥着大量背包客的游记和旅游攻略。国内的情况也差不多,携程、蚂蜂窝、去哪儿、途牛、同程、穷游等等网站同期也风靡一时。距离近、风景美、消费低的菲律宾成了背包客的首选。

1981年生的洪锡东梦想着独自一人去海外旅行。当他看到这些社区和论坛中的菲律宾相关的观光帖子后,就在下面留言说,自己也想和他人一样嗨翻菲律宾。但这种公开自己行程的方式是极其不可取的。很快,混迹网络旅游社区的崔世荣团伙就通过洪锡东的旅行计划联系到了他。崔世荣声称,自己是韩国某大企业派驻菲律宾的员工,还说自己很想念韩国,很想听听韩国的故事,很想和国内的人聊天。他告诉洪锡东来到这里后可以乘坐游艇,品尝美食,可以一边喝啤酒一边玩,“想见面就见面,不见面的话也没关系… …”

到达马尼拉机场的洪锡东

2011年9月19日,洪锡东一个人去菲律宾旅行了。抵达菲律宾刚住下,听信崔世荣鬼话的洪锡东就给他打了2个电话但都未通。很快,崔世荣的电话回了过来,当晚便来到了洪锡东所住酒店的门前,带着他一起去了热闹的酒吧,谈论着韩国的变化,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并约定了明天早上一起去坐游艇出海。

第二天一早,崔世荣驾驶的面包车接上憧憬菲律宾游艇之旅的洪锡东。车上崔世荣微笑着漫不经心地说道,“和咱们今天一起去的还有其他韩国游客,大家一起玩你不介意吧?”洪锡东开心地回应说,“真的吗?太好了,在异国他乡能够和同胞一起玩,肯定很有意思。”

崔世荣笑了笑,顺道拐进了一条小巷接了一名身材有些肥胖的年轻男子。不一会,车又绕道至另一个路口,两人精壮的汉子也上了车上车。崔世荣不紧不慢地开着车一路行驶,车里没有人说话,气氛有点压抑。

洪锡东的证件照
当车转入一段空旷无人的路段时,崔世荣微微转头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三人立刻跳起分工合作控制住了洪锡东的手臂,接着劈头盖脸随意殴打他,没过多久洪锡东被打得浑身是血。在车辆穿过香蕉树林立乡下小路后,他被关押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

很快,洪锡东被扒光了衣服裤子,眼睛和嘴巴被胶带牢牢缠住,手脚则被铁链锁住了。

他的噩梦开始了。

洪锡东的旅游照
崔世荣一伙人把洪锡东身上的现金贵重物品搜刮干干净净。然后拿着洪锡东的房卡回到了下榻的酒店,把他的行李全部带了过来。打开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开始熟练地从洪锡东名下的各个网银账户转钱,整个过程中,洪锡东要是说错了密码,马上就是一顿狂风暴雨式的毒打。

别以为这就完了。犄角旮旯里的钱全都搜刮干净后,信用卡套现,银行贷款接踵而至。幸存下来的其他受害者陈述说,曾经亲眼看见崔世荣用他们的笔记本电脑和名义轻松地贷款。敢不配合就又是无尽的虐待和折磨。

和小伙伴们耳熟能详的菲律宾华人绑架团伙一样,在榨干人质骨头缝里的油水后,这伙人开始联系洪锡东的家人要钱。

为了保证获取赎金的成功率,崔世荣还精心设计了几套剧本,让被害人通过剧本去索要赎金。比如,我的钱包和护照被万恶的小偷偷走了,急需要钱回国;或是我昨晚喝酒喝多了,和菲律宾未成年小妹妹发生了关系,现在要和她们家里人和解,需要一大笔钱;再有就是我酒后驾车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需要一大笔保释金和赔偿金等等。不得不说的是,韩国绑匪的套路要比华人绑匪丰富多了。

绑架幸存者讲述自己的故事
更可怕的是这伙人还想了些五花八门的下三滥手段,去对付受害者。比如他们会找了菲律宾未成年女孩,强制人质与其发生性关系,全程视频记录,然后把视频做成长期要挟受害人的手段(在菲律宾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可判处无期徒刑)。他们甚至还会给人质强行注射毒品,以此方法来控制受害人。

据一些幸存受害者透露,当他们坐上“老乡”面包车后,听到的第一句话是,“你是来菲律宾找死的吧?”

幸存的受害人还透露,绑匪们搜集到人质家人的信息时经常说,“你的妹妹好漂亮啊!等我回韩国让她陪我玩玩。”诸如此类恐吓要挟的话。这伙狂徒还找人去受害者在韩国的居住地拍照,并警告受害者不配合的话就等着“全家遭殃吧”。很多受害者在被绑架的当时曾无数次认为自己肯定无法逃出生天。

通过以上种种手段,被崔世荣团伙绑架的绝大多数人质被放走后都没有选择报警。据说,崔世荣在放走人质时还会热情地买一点菲律宾的土特产如芒果干、香蕉片、椰子油之类的交给受害者,美其名曰“不能让远道而来的老乡空手而归”。让崔世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举动却让警方在后来的侦查活动中牢牢锁定了他的身份。

在洪锡东等绑架案被媒体曝光后,一名幸存受害者向警方提供了一个芒果饮料包装袋,在袋子上警方提取到了首犯崔世荣的指纹。通过指纹比对,韩国警方大吃一惊地发现,他就是2007年兑换店抢劫杀人案的嫌犯。

发现崔世荣指纹的芒果饮料盒子
被绑架没几天洪锡东就已经折磨地不成人形了。之后,洪锡东还被威胁着与一名菲律宾未成年女孩发生了性关系。

几天后,睡眠中洪锡东的妈妈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接起电话后,那一头传来了儿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妈妈我出事了,我在菲律宾和一个未成年女孩发生了关系,对方家人要我拿出1千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2万元)和解,否则就要把我送到警察局!我知道这件事很丢脸,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我好害怕!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这些,心急如焚的父母没有半点怀疑,立即汇过来1000万韩元。发生这种事情洪锡东的父母又气又急,不过他们知道这时焦头烂额的儿子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就没有连续3天没有主动联系儿子。3天后,按捺不住的洪锡东妈妈再次拨通儿子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这名男子一会儿让她付帮助找儿子的“辛苦费”,一会儿又让她汇钱给儿子买回国机票。洪锡东妈妈因为始终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自然而然警觉了起来。她对电话中的男子说,“听不到儿子的声音是不会给钱的。”于是男子被挂掉了电话。再拨过去已经关机了。

之后,洪锡东的家人立刻去警察局报警。接到报警的警察的说法和之前韩国驻菲律宾领事馆的说法一样。

由于警察的不作为,家人只能度日如年地等待和祈祷。

于是,家人再无洪锡东的音讯。

再后来,洪锡东父母在看到韩国电视一档关于曝光菲律宾绑架事件的节目时被吓了一跳,视频监控中取钱男子的身影和儿子失踪后菲律宾银行提供的取款监控视频中取钱陌生男子的身材和衣服一模一样。

金元彬从ATM机取赎金时被拍下的背影
洪锡东父母的心沉了下去,“我们的孩子在菲律宾被绑架了。”

2011年11月17日,盼星星盼月亮的洪锡东妈妈接到了一名陌生男子(金钟硕)打来的电话。

“如果您不乐意的话,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通话。”

“嗯?”

“我以后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

“不是,我哪里有不乐意了?我得找到我儿子啊!”

“您钱也打了,我也不是不想告诉您,我也觉得挺对不住您儿子的。”

“所以我儿子到底子哪里啊?”

“抱歉,人杀掉了。”

“什么?”

“人已经死掉了,您来这里把骨头买走吧,您儿子的尸骨。”

“准备一千万韩元,都换成美元。”

“大叔,我现在接到你这个电话,已经快站不稳了。不是,人怎么就死了呢?”

“明天2点再联系。”

毫无人性的金钟硕让洪锡东母亲买回儿子的尸骨
估计人质洪锡东可能在被崔世荣团伙体罚虐待的过程中击中了要害,或者注射毒品过量死亡。

除马尼拉之外,崔世荣团伙还来过宿务犯案。就在洪锡东遭遇绑架的29天前,28岁的韩国游客权英勋(KwonYoung Hoon)也落入了崔世荣等人的手中。

2011年8月21日中午12点30分,权英勋自韩国飞抵宿务来到下榻酒店。然而,他之前曾在旅游论坛上发帖想要购买韩国飞往宿务的廉价机票。应该是在这时候,他同样被崔世荣盯上了。之后,崔世荣联系权英勋称,他现在就在飞往宿务的航班上,可以的话可以与权英勋一起旅行。没有任何警惕之心的权英勋欣然接受。于是,崔世荣、金钟硕和其他2名团伙成员前后脚搭乘航班从马尼拉飞至宿务。

权英勋入住酒店刚刚一个小时,崔世荣打来电话,询问他的下落。当晚,权英勋被邀请到宿务市马克西隆将军大街(Gen Maxilom Ave)沿线的芒果广场(Mango Square)喝啤酒。酒过三巡后,崔世荣又提议前往另一家韩国酒吧。一行人登上了另一名韩国人驾驶的现代面包车。行驶几米后,面包车停了下来,另外两名韩国人上了车。

套路和洪锡东遇到的没有两样。随后,权英勋被带到拉普拉普市的一间公寓。崔世荣团伙最初提出40000美元的赎金,但后来减少到7000 美元。在权英勋的家人将钱通过银行汇到宿务后,人质于8月23日获释。

电影《犯罪都市2》中以崔世荣为原型的绑匪
获得自由后惊魂未定的权英勋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告诉了在韩国的朋友。他的朋友随后联系到宿务在地韩国人协助权英勋向警方报案。之后,权英勋没有任何耽搁就回国了。

从2011年9月2日宿务本地报纸的一篇新闻报道看,当时宿务警方已经掌握了崔世荣、金钟硕的身份信息。

在媒体曝光崔世荣、金钟硕等人的身份信息和菲韩警方发布了对他们的通缉令之后,绑架团伙的主营业务——游客绑架套路就玩不下去了。

2011年11月30日,崔世荣团伙重拾他们在2007年的套路,抢劫了马尼拉一家货币兑换店。次月14日,金成根和金元彬被捕。然而在几天之后的26日,金成根越狱,金元彬被遣返韩国。

2012年5月1日,崔世荣团伙在大马尼拉圣胡安市(in San Juan City)绑架了一位名叫尹素雄(Yun So Woong)的韩国籍手机店主。在绑架过程中绑匪们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抵抗,金钟硕不小心开枪,金成根中枪。绑匪们勒索7500美元和777000披索现金以及一块价值 20000披索的手表后,将尹素雄释放。

5月18日,金成根去医院治疗枪伤时,再次被捕。因为前面提到的权英勋案,金成根被拘留在宿务市监狱候审。然而,由于被害人权英勋不能出庭指证,宿务法官将案件驳回。直到2015年,金成根才被遣返韩国受审。

2012年6月19日,走投无路的金钟硕再次打电话洪锡东的家人,并向他们下了最后通牒:1.给我500万韩元,我找出洪锡东的尸骨交给你们;2.把我的信息泄露给媒体应该是韩国电视节目每日新闻(Ttanji Daily)可不是好玩的。

洪锡东父母并没有同意。

2012年10月8日,金钟硕与菲律宾警方遭遇发生枪战后弹药耗尽被捕,但当晚他在看守所上吊自杀。

被菲律宾警方抓获的金钟硕
金钟硕的死亡为崔世荣敲响了丧钟。

2012年11月,自菲律宾辗转逃亡泰国的崔世荣被当地警方逮捕。早在5月份丧家之犬崔世荣就冒用他弟弟的护照逃到了泰国。为了能够长期逃避追查,崔世荣刚到泰国就在曼谷国际机场以5000美元的价格从中介手中买了一本伪造的护照。

之后为了能够办理延长签证的手续,崔世荣让其妻从韩国带来了相关的文件材料。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之前的绑架案相继案发,尤其是洪锡东父母在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凄惨亮相让韩国民间舆论持续发酵。这使得韩国警方高度重视这一系列绑架案,而崔世荣的妻子作为绑架案主犯的亲属也被警方全方位监控了起来。

当韩国警方得知崔世荣妻子去了泰国,立刻通过当地韩国领事馆联系泰国警方协调抓捕崔世荣事宜。几天后,泰国警方顺藤摸瓜突袭了泰国北部城市美赛(Mae Sai)崔世荣住所,顺利将他们逮捕。

崔世荣化妆前后照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初被泰国警方逮捕的时候,崔世荣坚称自己不是自己而是他弟弟,演技非常精湛。在不得不承认其身份后,回答媒体的提问时崔世荣仍然嘴硬无比,“我在菲律宾从未犯过任何不当行为。自从我离开我的国家以来,我犯下的唯一罪行是使用伪造的护照。”

金元根同一时间段被抓。

金钟硕的死亡,让被抓崔世荣、金成建、金元彬、金元根等人把杀人绑架的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死者身上。他们拒不交代任何犯罪细节,甚至还说都是在金钟硕的胁迫下才犯案的。问起被害人下落来,这伙人更是一问三不知。

为了能够找回儿子的遗骸,在绑匪们陆续落网后,洪锡东的母亲辗转韩国监狱、菲律宾、泰国和开始一个一个去监狱里和这些沾满儿子鲜血的绑匪和杀人恶魔一一见面,希望得到哪怕任何一丁点儿子的信息。前面提到的电视节目每日新闻跟拍了全部过程。

洪锡东母亲
面对洪锡东母亲的追问,胖子金元彬装出一副无辜的姿态说,自己只是个跑腿的,也是个受害者,甚至连洪锡东的面都没有见过,仅仅在崔世荣和金钟硕的胁迫下去取钱而已。

崔世荣被抓获后,洪锡东母亲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泰国监狱,希望他能够良心发现,哪怕人真的死了能找回尸骨也是好的。看着视频中这位母亲面对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生怕激怒他们导致问不出任何信息小心细微地试探时,又气又揪心的小编恨不得扑上去咬这个王八蛋两口。

绑匪没有心,怎么可能良心发现呢?崔世荣完全没有半点悔意,和金元彬一样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已经死去的金钟硕,还说,“洪锡东要是死了,也肯定是金钟硕下的手”,而自己也是一名受金钟硕胁迫的被害人。当崔世荣听到洪锡东妈妈转述胖子金元彬称,是被崔世荣胁迫取钱时,他竟然无耻的笑出声来。

洪锡东的父母想不到的是,在绑架团伙的全部成员都已经捉拿归案时,他们的儿子仍然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就有了洪锡东父亲服毒自杀的人间悲剧。

金元彬画的藏尸地图

洪锡东被拘禁地附近

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正义和真理的,虽然它们经常迟到,虽然它们经常蒙羞。

2013年10月某一天,韩国釜山警视厅刑警收到了一份奇怪的来信。信中的手绘图明明白白地描绘出了洪锡东的藏尸地。又惊又喜的警察调查后得知,原来韩国监狱内的羁押的金元彬在与同监舍犯人聊天时炫耀吹嘘中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并亲手画下了这张图,还委托即将出狱的狱友将来能够为他们毁尸灭迹。

2014年11月24,韩国国家尸骸挖掘队来到菲律宾,按图索骥在一处重新装修过的民宅客厅地板下掘地三尺,发现了洪锡东的骸骨,他的双手被电线反绑着,头上包着头巾。而在他尸体旁边还发现了另一具尸体,最后确定为2010年失踪的韩国公务员金容烈(Kim Yong Yeol 1960-2010)。

洪锡东的骸骨

警方在魔窟内拍下的照片证据
经历了漫长的跋涉和苦苦地追寻后,洪锡东的母亲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找回了儿子。

而这间民宅正是金钟硕的菲律宾妻子马德尔·布海·金(Madel Buhay-Kim)的家。这是个用来囚禁被绑架人质的房子,里面存满了各种各样的旅行包,令人毛骨悚然。金钟硕的菲律宾妻子则哭着说她什么都不知道。通过这所房子内的受害者物品,警方确定崔世荣团伙绑架受害者至少有20多人,被他们杀害的超过10人。

视频的画外音响起起:“如果有地狱,它就在那里。”

随着调查的深入,2013年10月,崔世荣被遣返韩国;2015年金成根被遣返韩国。他们均被判处无期徒刑。此外,金元彬被判有期徒刑22年,金元根被判有期徒刑28年,贷款诈骗犯全某被判有期徒刑12年,崔世荣弟弟被判有期徒刑10年。

一拳超人马东锡在电影中英姿
由国际知名的韩裔影星马东锡主演的韩国超燃犯罪大片《犯罪都市2》就是根据崔世荣团伙犯案过程改编的。

New Bookmakers
Stars bet

Place 4 x $10 or more bets to receive $25 in free bets

Ocean bet

Up To €40 In Free Bets - New European customers only

Spades bet

Bet £15 get £50 in free bets. Min Deposit: £5

Monte bet

Monte Bet: Bet £5 & Get £45. Min Deposit: £5

Diamond bet

Claim a 100% deposit bonus up to $250 + free bets